实践平台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光伏公司在担保、信用期等方面表现令人堪忧
光伏公司在担保、信用期等方面表现令人堪忧
发布日期:2015-11-13
    今年5月以来,成了光伏行业的多事之秋。资金链断裂、高负债率、重组等各类消息不绝于耳、经常见诸报端。而近期,尚德电力、诚兴光伏两家企业分别又因“担保”操作不到位、被担保公司面临破产,使得公司运营、资本市场表现等受到极大影响,又一次引发了市场对光伏企业自身财务、经营状况的忧虑。除了担保环节频频告急之外,其实在交货信用期、负债、现金比例等方面,光伏公司的表现都令人堪忧。
  担保之祸
  企业之间的“担保”或“互保”,在光伏行业并不鲜见。而担保问题所引发的纠纷、财务影响,则是在光伏行业全线低迷、各公司资金严重匮乏后,暴露的更加显著。
  此前,尚德电力(STP.NYSE,下称“尚德”)的反担保借款“子虚乌有”一事,令尚德的公众股东及大型基金连续抛股,一度令该企业的股价连续3日下跌了30%以上。
  在浙江金华,浙江诚兴光伏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诚兴光伏”)控制人李飞突然跳楼,而这也是由担保而起。
  2011年,温州“眼镜大王”胡福林由中间人牵线,旗下中硅公司(光伏企业)获得了诚兴光伏的数千万元担保款。但公司经营不顺宣告重组,为其提供担保的诚兴光伏也备受牵连。
  记者了解到,诚兴光伏今年订单不足1亿元,利润预计有10%,但可能仍难以覆盖2000多万元的担保连带责任。
  一位光伏上市公司的高层向记者介绍,担保、反担保都是为了保证相关项目各利益方的投资及借款不受损害。以往,反担保额不会占企业很大比例,可能也只有1%~5%左右的营业额。但现在则不同:光伏行情非常差,有些投资方在批复费用的时候,需较高,甚至与项目同等价值的担保额作为降低风险的手段。另外,各家光伏公司的亏损幅度也不低,担保环节一旦出问题,则会“牵一发而动全身”,最受影响的就是公司利润表和现金流量表了。
  信用期拖长
  某太阳能企业副总经理张先生告诉记者,现在他最头疼的事情还不是担保,而是信用期实在太长了。“打个比方,以往我们在和客户谈一桩生意的时候,我把光伏电池组件发给他之前,他会从银行调出30%左右的资金作为预付款;现在呢,我们是需要不断发货给对方,对方才发还一个信用证,作为付款凭据。”
  凭据有了当然好,但问题在于,现在信用证时限是越拉越长,“我们通常拿到的是150天即5个月的信用证。”他告诉本报,据他了解赛维公司的信用证时间高达200天以上,“因而这也是赛维资金周转不够好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”
  他还指出,公司对供应商的应付款项也会拉长,时限在100天左右。但因为应收款大大超出应付款,导致中间有50天左右的这笔资金是需要公司自己来垫付的。“庆幸的是,现在我们的账上有数亿美元现金,否则肯定会像很多小企业一样。正是因为这种财务结算方式的变化,促使小企业无法做现金周转,只能快点降价销货。”
  现金增幅过缓
  而就目前已公布的十多家国内光伏公司今年一季度财务报告,记者也发现他们的现金增幅、负债情况都不容乐观。
  比如,尚德今年一季度的负债高达22.63亿美元,相比2011年四季度几乎没有缓解。而天合光能的负债为11.38亿美元,环比增加了9.7%,阿特斯太阳能、昱辉阳光、韩华新能源、LDK等负债总额,环比也分别增加了14.2%、10.3%、8.4%及2.3%。尽管LDK的负债并没有大幅升高,但34.23亿美元的负债总额仍高居各企业榜首。
  美国投资银行Maxim Group的报告揭示:在中国最大10家太阳能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,债务累计达到175亿美元,表明整个行业已接近破产边缘。
  部分海外机构会将企业的“短期债务+长期债务+可转换债券-现金”再除以股东权益,作为一个债务与资产的比例参考方式。不过有多位国内财务分析人士则告诉记者,上述这种做法不符合我国法律,中国还是以“总负债除以总资产”作为一个“资产负债率”的比值,来观察企业是否应定义为“破产”。
  尽管还不至于破产,但在负债高企阶段,各公司的现金增幅并不大,甚至在倒退。
  如尚德在今年一季度的现金为6.63亿美元,同比下滑6.4%,英利绿色能源虽握有6.74亿元的现金,但同样环比下滑了24%,此外天合光能、昱辉阳光、韩华新能源及晶科能源等公司的现金额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,晶科能源27%的现金下滑比例名列第一,其第一季度的现金为6707万美元。